跤界快讯
 
北京人在法国玩跤
 发布时间:2012-12-24 浏览次数:21817

北京人在法国玩跤

头一次赴法机票是赊的

  掼跤是老北京留下来的玩艺儿。早年间,在胡同里长大的孩子,没有几个不玩跤的,当然有的拿它正经当强身健体和竞技的玩艺儿,有的只是比划比划,玩玩而已。那会儿民间跤场遍布四九城,有的胡同能出几个练家子凑一个摔跤队以跤会友,到别的胡同去比赛。时过境迁,现如今北京人玩跤的已不多了。不过跤场还有几个比如南城华声老天桥双德全和他的弟子开的跤场,北城马贵宝老爷子和徒弟开的跤场等。您也许不知道,就在掼跤在京城默默无闻、学的人越来越少、濒临失传的时候,它在法国,在欧洲却成了香饽饽,中国跤现在欧洲已成为许多年轻人强身健体、防身竞技的必修课。北京人所喜爱的掼跤在欧洲扎了根。
  这两天,72岁的王文永老爷子正在家打点行囊,准备去法国。他的法国徒弟邀老爷子到巴黎为俱乐部的一场比赛当技术指导。记者抓了个空当儿,跟老爷子聊了起来。这些年,老爷子没少往欧洲跑,他现在是全欧洲摔跤首席教练兼总顾问。为什么他在欧洲扬了名呢?这话得从10年前说起,1994年,法国巴黎举办市长杯中国跤邀请赛,当时的市长还是希拉克。参加这次邀请赛的有法国人、美国人,也有中国台湾人。组织者之一袁祖谋是入了法国籍的上海人。他最早是练柔道的,喜欢中国跤,把中国跤带到了法国。摔跤邀请赛开锣之前,袁通过朋友知道北京有个掼跤高手王文永,很想结识。于是给王文永发了一封邀请函。王文永接到邀请函,心里犯了嘀咕:不去吧,就失去了一次传播中国跤的机会。去吧,他是靠退休费生活的人,哪能一下拿出几万块钱的路费。他的朋友得知此事,劝老爷子去,并慷慨解囊相助。老爷子对我说,实不相瞒,第一次去法国,飞机票都是赊的,帮他买机票的主儿知道他到法国玩跤,是为北京人露脸的事儿,对他说您先飞着去,机票钱您有了再给,没有只当是我为传播中国跤作贡献。就这样,王文永带着两个徒孙奔了法国。老爷子还真不含糊,俩徒孙在市长杯中国跤邀请赛上拿了两个冠军。在法国呆了半个多月。王文永跟不少练家子切磋过掼跤的技艺,使人们对中国跤有了新的认识。
  法国爷给北京爷磕头
  王文永万万没想到,回国不久,一天下午,一个30多岁的法国人和一个叫李建的中国人冒冒失失地来到他家。法国人叫让.利克,李建是他的翻译。一进门,让.利克就对王说,我是来给您磕头(拜师)的。王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正跟李建说话的工夫,让.利克却把垫子铺好,咣咣咣给王文永磕了三个头。您想人家老外都磕了头,王文永能不受着吗?他赶紧把让.利克扶起来,让老伴炒了两个菜,吃饭的时候,李建道出原委。敢情这位让.利克是法国的柔道教练,王文永在法国讲中国跤的时候,他曾在一边看过王的中国跤表演,喜欢上了中国跤,后来他到北京看过几位练家子的技艺,觉得还是王的跤法实战性强,所以特地前来磕头,王文永心想既然受了人家三个头,也不能让他白来一趟。吃了饭,便在他家教了让.利克几招儿,重点说了说“四步麻辫”。谁知,当天晚上这位法国爷舍不得走了。王好客,就让出一间房叫他住下了。夜里两点钟,王睡得正香,被咚咚的跺步声惊醒,起床一看,敢情让.利克正在屋子里满头大汗地练功。这位法国爷一宿没睡。王被他的精神感动了,第二天又教了他两招儿。这位法国爷尝到了甜头,对王说我就住您家吧。嘿,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自然跟王学了不少玩艺儿。法国爷临走时,交给王文永一万四千块钱,说这是住宿和伙食费。王一听这话乐了,说我是把你当徒弟才教你的,收这钱不是打我脸吗?法国爷按照西方人的规矩,坚决让王收下,王哪儿肯收这钱,最后还是把钱退了回去。王为了让法国爷记住北京人的德行,又到食品店,给他买了几斤大顺斋的糖火烧,让他带回了法国。
  法国爷回国不久,给王文永发来一封邀请函,告诉他的中国师父,他在法成立了一个中国跤俱乐部,请老爷子赴法当教练和顾问,路费和食宿他全包了。王请了一位叫丁锡钵的人当翻译,对法国徒弟提了几个条件,一到法国传授中国跤必须是正宗的,不能加柔道。二在法国要吃中国饭,不能吃洋饭。三到了俱乐部一天只教四节课,钱不钱的不考虑。法国徒弟一一答应照办。于是王文永在1995年奔了法国,在那儿一呆就是几个月。老爷子对我说,他没想到中国跤在法国那么吃香,学跤的人报名踊跃,最小的6岁,最大的60来岁。有近千人跟他学玩跤。金窝银窝不如自己家的草窝。在法国教了几个月的跤,老爷子想吃老北京的炸酱面和油饼了,尽管法国的生活条件优越,徒弟也苦劝他多呆些日子。他还是归心似箭,回到了北京。
  跟“花蝴蝶”的徒弟过招儿
  转过年,那位法国爷让.利克二次来到北京,跟王文永切磋跤技。师徒二人已然混熟,王对他说,你的法国名字叫着绕嘴,既然我收你为徒,我给你起个中国名吧。法国爷听了很高兴。于是王文永给他起了个中国名叫欧华龙。欧华龙又在王文永家住了一个多月。王为了让欧华龙对中国跤多长点见识。带着他到其他城市转了转,摔了几场跤,让这位法国徒弟开了眼。
  两年以后,当年邀王赴法参加市长杯中国跤比赛的袁祖谋来到北京,告诉王文永巴黎要举办第二届市长杯比赛。邀他再次参加。因为有徒弟欧华龙在法国相助,这次王文永赴法没怎么费神。他带着火车头中国摔跤队20多个小伙子奔了巴黎。这些跤手都是王的徒弟和徒孙,在参加的8个级别比赛中,拿了6个冠军。王文永没想到这次赴法跟袁祖谋翻了脸。敢情袁在中国各地走了一圈儿,发现玩跤的人很少,许多年轻人却热衷于柔道和散打,于是他想把中国跤改种,增加手上的击技动作,改为“手搏”。他知道玩了一辈子中国跤的王文永不会轻易同意他的想法,舌头多绕了几个弯儿,王老爷子听出了他的话茬儿,不温不火地给了他几句,让他挂不住脸了。袁的心缝儿不宽,对王起了戒心,比赛结束后,袁出了个主意,让王跟参赛的美国队教练翁启修单练一场。翁是美籍华人,30多岁,身强体壮正当年。而王虽说是摔跤高手,但已奔70的人了,岁数不饶人,自然处于下风。王文永心里明白袁来这一手是玩哩哏愣,让王在众人面前现眼。但王并没含糊,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吧,他应了这场跤局。翁启修的功夫不软,他是“花蝴蝶”的徒弟。早年间中国式摔跤分为4派:北派、蒙古、京派、南派。“花蝴蝶”是河北保定人,是南派跤王敬一平的徒弟。敬也是著名武术家,所以南派的跤法里糅进了不少武术功夫。“花蝴蝶”早年间名气不小,跟京派的掼跤家宝三齐名,1949年去了台湾,以后又去了美国,在美病故。现在中国台湾和美国的中国跤法都属这一派。俗话说,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王文永穿上褡裢,跟翁一交手,就知道翁跟他动了真的。人家动真的,您再客气,那不擎等着吃亏吗?王也玩了真的,翁起脚使了个狠招儿,压住了王的胳膊,王顺势给了他一个“脑切”(绊子),翁一下趴在地上了。翁年轻气盛,起来还要摔王,没等他站稳,王又使了个“别子”,把他放躺下了。这两下把翁摔服,从此翁跟王交上了朋友,翁称王为大师,每年从美国给他寄书刊和衣物,这是后话不提。
  老爷子在酒桌上翻脸
  再说袁见王把翁摔倒,让众人见识了中国跤的厉害,当下没说什么。赛后,组织者邀王和摔跤队队员到欧洲各地观光,翁也陪同前往,走到芬兰的赫尔辛基。他们来到一家中国餐馆吃饭,席面上了两瓶洋酒,王不喝洋酒,只喝饮料,袁连喝了两杯酒,酒热耳酣,一不留神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他举着酒杯对王说,王老,有句话你别不爱听,别看您和您的徒弟现在摔外国人,中国摔跤再有5年不普及,外国人该摔你们了。王文永一听这话,脸立刻变了,把手里的玻璃杯一摔,对袁说,你说什么呢?中国是摔跤之乡,有的是摔跤人才,我在中国是数不上的,你中国屎还没拉干净呢,怎么能替洋人说话,你不是中国种儿吗?这番话把袁给说闷了。一顿饭不欢而散。王文永心里憋着火儿回了国。
  为什么王老爷子会发这么大的火儿呢?不光是因为袁祖谋说了那番话。他心里清楚,袁说的是实情,中国跤现在在国内确实不吃香。再不抢救再不发展,将来有一天真得挨外国人摔。但这话由袁嘴里说出来,让他寒心。何况他知道袁正憋着把中国跤改为手搏。当然这些都属于他们个人之间的看法。
  不想让中国跤变种
  王老爷子是一位有极强的民族自尊心的人。他对记者说,中国的许多好玩艺儿在国内不受待见,拿到国外去人家都当宝贝,而且把它变了种儿,变成了人家的玩艺儿,人家再拿到中国来。有些中国人反倒把这当成了宝贝。明朝末年,技击家陈元斌把中国跤带到了泥红,在泥红收了不少徒弟,后来泥红人把它改成了柔道。上个世纪70年代,一个天津摔跤手到俄罗斯教徒授艺,没几年,就把中国跤改成了“桑搏”。中国跤一改名就成了人家的。现在有人知道我在欧洲传授中国跤,又劝说我把它改为“手搏”。您说我能把中国老祖宗留下来的玩艺儿就这么让它灭了吗?门儿也没有。不瞒您说,我之所以到法国到欧洲传授中国跤,就是不想让中国跤灭种儿,有我这个老头子在,他们想把中国跤变成“手搏”就难。
  王老爷子说,中国式摔跤现在还不是全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只参加全国民族体育运动会。而国内的一些比赛也都是民间筹资来搞的。一方面不受重视,另一方面摔跤要吃苦,现在城里人都是独生子女,谁舍得让孩子练这个。我曾在北京办过中国跤俱乐部,后来因为没钱又招不上学员而名存实亡。1997年,在“新月”公司的资助下,我们曾在北京搞了一个“新月杯”中国式摔跤国际邀请赛,报名者寥寥无几,我想起来都寒心。我是金宝生的徒弟,今年70多了,宝三的大徒弟陈金泉、二徒弟马贵宝也70多岁了。我见了他们,他们都不愿提摔跤俩字,说起来太让人伤心。我们这些老人真担心有朝一日北京的中国跤后继无人。老爷子感慨道,练摔跤是最经济的体育健身运动,不用花钱,只用一个褡裢就够了。过去北京有多少跤场呀,光朝阳区至少就有200多个,现在呢,练的人太少了。
  王老爷子现在还跟“手搏”较着劲,他说服了法国徒弟欧华龙,在法国注册成立了全法中国式摔跤武术俱乐部,他当总教练和顾问。他对记者说,法国已正式承认中国式摔跤。现在法国练中国跤的有十多万人,俱乐部的教学点分布十几个城市。每个教学点都把我师父金宝生的大照片跟大成拳师王乡斋的照片摆在一起,法国人也认王乡斋。学员上垫练跤之前,先得给我师父鞠躬行礼。各教学点每年要搞一次比赛,王老爷子的这次法国之行就是为比赛作指导的。临行前,他告诉我,“手搏”在法国没戏了,法国有个半官方的体育组织太极协会,各种武术技击协会都由它管,虽然“手搏”想成立协会和俱乐部,但这个协会的委员会没有批。看来中国跤与“手搏”的第一回合较量,“手搏”被中国跤给“摔”了。

 

 

 
跤坛资讯
王文永介绍
跤界快讯
摔跤名人好友
跤坛弟子
王先生摔跤视频
摔跤教学
摔跤课堂
摔跤筑基
摔跤技艺
视频教程
视频教程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贞里二区一号楼
报名热线:13701097928
座机电话:010-64446665
             65822198
传真电话:010-65822198
 
 
关于中跤 | 联系我们 |
 

王文永摔跤俱乐部  版权所有